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在伯纳乌开赛 通博tb娱

admin时间 2018-12-26 18:19

    

  在与南美大陆隔海相望的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阿根廷国歌《祖国进行曲》响彻伯纳乌球场的上空,梅西带着孩子坐在看台上,法国球星格里兹曼也身着博卡球衣出现在包厢中。看台上高朋满座,绿茵场上阿根廷两大传统豪门博卡青年和河床正在展开一场巅峰对决。

  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在伯纳乌开赛,河床3比1战胜博卡青年,总比分5比3夺冠——

  在与南美大陆隔海相望的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阿根廷国歌《祖国进行曲》响彻伯纳乌球场的上空,梅西带着孩子坐在看台上,法国球星格里兹曼也身着博卡球衣出现在包厢中。看台上高朋满座,绿茵场上阿根廷两大传统豪门博卡青年和河床正在展开一场巅峰对决。

  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第59届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在马德里伯纳乌球场展开较量。本场比赛,博卡青年在上半时利用一次反击机会先拔头筹;下半时河床锋线悍将普拉托为球队扳平比分。根据南美解放者杯的规则,总比分打平的河床与博卡青年只能通过加时赛来决出最后的胜负。加时赛中,哥伦比亚小个子中场金特罗成为了英雄。他不仅自己打进一球,还助攻队友马丁内斯破门,最终将比分锁定为3比1,总比分5比3,河床力压同城死敌第4次捧起南美解放者杯,同时也获得了世俱杯参赛资格。

  这是南美解放者杯改制前的最后一届冠军。从下赛季起,南美解放者杯的决赛将改为一场定胜负的赛制。这也是南美解放者杯创办以来,博卡青年和河床两支阿根廷宿敌头一回在决赛中相遇。这本该是一次历史性的巅峰对决,却因为场外因素差点演变成为一场笑话。

  首回合两队在博卡主场2比2战平后,原定于11月24日展开的次回合较量,因为河床球迷的不理智行为而延期。在比赛开始前,河床球迷用石块袭击了博卡青年的大巴车,博卡队长佩雷斯和替补门将拉马尔多眼部被玻璃碎屑划伤。警方为疏散闹事者动用了催泪瓦斯,却让场面愈发糟糕。气体飘入大巴车内,多名博卡球员因此出现呕吐症状。此后,为避免极端球迷再次闹事,这场南美解放者杯被迫移师到遥远的欧洲大陆。

  作为世界上最火爆的德比战之一,河床和博卡青年两队之间的矛盾可以追溯到1931年。当时还同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博卡区的两队在职业联赛中首次碰面。赛后,输球的博卡球迷点燃了河床的旗帜,梁子就此结下。

  当时间来到1938年,积怨已久的两支球队为谁能留在博卡区展开了直接对话。最终,河床输掉了比赛,离开了博卡区。球队几经辗转后,搬到了城市北部富裕的努涅斯区。搬到富人区后,河床获得了更多资金上的支持,拥有了更多富人的拥趸;而博卡青年则留守在贫穷的博卡区,成为了穷人们的信仰。

  从此两支球队成为了不同阶级的象征,黄蓝色的博卡青年代表了平民阶层,红白色的河床象征着富裕阶层。黄蓝色与红白色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了永远不可调和的颜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队文化上的差异也日渐明晰。球迷群体的阶层属性,决定了双方的矛盾冲突不绝如缕。数十年间,两队的球迷从没有停止过争斗,有时甚至会将球场变成罗马斗兽场。

  1968年,河床在主场纪念碑球场迎战博卡青年。比赛结束后,在球场的12号门,发生了足球史上最令人痛心的惨案。退场时,大批球迷发生踩踏事故,导致71人死亡、150人受伤,遇难者的平均年龄只有19岁。26年后的1994年,河床在德比中2比0击败博卡青年。赛后,河床球迷在球场几公里外被博卡的极端球迷埋伏,2人不幸中枪遇难,制造这场冲突的就是阿根廷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强硬团伙”。

  尽管深知足球流氓的危害,但阿根廷足协却无力改善足球环境。此前,阿根廷总统曾颁布过一项反对球迷暴力的法案,仍然于事无补。债台高筑的阿根廷足协与阿根廷政府互相推诿,足球流氓问题始终无法追根溯源,彻底铲除。

  今年的南美解放者杯落幕了,但博卡青年与河床之间的恩怨不会就此停歇。足球,离不开激情。在这样一片为足球而疯狂的南美大陆,火爆的球场氛围感染着无数人,但是,当暴力恣意横行在绿茵场内外,当热爱变成了伤害同胞的理由,当拥趸开始变了味道,就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斗殴、暴力、流氓必须远离绿茵场,让足球回归传统。

  足球不是生活的全部,但生活不能没有足球。对于很多阿根廷人来说,足球是一种信仰,是人间最现实的烟火,也是最汹涌的爱。